華人眼科學家參與歐盟“地平線2020”計劃,有望攻破視網膜疤痕治療歷史難題

發布日期:2019-09-10 視網膜 愛爾眼科 徐和平

  老年黃斑變性、糖尿病引起的視網膜病變、視網膜脫落等眼底疾病會導致血管纖維膜(疤痕)的產生,這種疤痕的產生將嚴重影響視覺質量甚至致盲,是導致眼底疾病致盲率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之一。全球科學界在這方面的研究一直鮮有進展。

  9月5日,在中華醫學會第二十四次全國眼科學術大會期間,愛爾眼科上市十年之際,中南大學愛爾眼科學院博士生導師、英國貝爾法斯特女王大學眼免疫學徐和平教授透露,由他作為首席科學家之一主導的歐盟“地平線2020”重點研發計劃歐科瑟(OcuTher)項目,有望攻破人類歷史在視網膜疤痕化藥物治療的困境,這一研究成果或將造福全球數億名眼底病患者。

  視網膜如感光底片

  損壞嚴重可致盲

  歐盟“地平線2020”研發項目是歐洲國際型大科學工程項目,整合了世界頂尖的科學家及團隊,旨在將基礎研究領域的高端、前沿和有突破性的科學發現轉化成產品,推動世界經濟發展。歐科瑟(OcuTher)項目作為歐盟“地平線2020”居里夫人行動研發項目之一,獲393萬歐元資金支持,于2017年正式啟動。該項目執行期長達四年,目前已進入科研成果呼之欲出的重要階段。

  歐科瑟(OcuTher)項目是歐盟“地平線2020”居里夫人行動研發項目之一

  歐科瑟(OcuTher)項目從全球遴選9個頂級科研單位參與,研究方向包括生物材料、藥物學及實驗眼科3個方向,徐和平教授是實驗眼科方向的首席科學家。作為一位眼科華人首席科學家,其帶領的團隊將致力于為致盲性視網膜疾病開發新藥并培養眼科藥物開發的高端研發人才。

  位于人眼眼底的視網膜就像照相機的感光底片,當視網膜有炎癥、破損甚至脫落時,將嚴重影響人眼的視覺成像,視網膜在損傷及隨后的修復過程中容易產生血管性疤痕膜,會導致永久性視力喪失。常見的視網膜疾病包括老年黃斑變性、糖尿病視網膜病變、視網膜脫落及高度近視引發的視網膜變性及脫落等。國際眼科科學院院士王寧利教授強調,眼底病拖延不得,以濕性老年黃斑變性為例,急性進展期可在短短兩三個月內就造成失明的嚴重后果。

  目前全球眼底病發病率高居不下,中國伴隨著老齡化的到來,更是將迎來眼底病發病的高發期。據統計,全球黃斑變性患者多達3000萬,我國50歲以上人群的黃斑變性患病率為15.5%,患者總數超過400萬。國際糖尿病聯盟數據顯示,2017年全球約4.25億成人患糖尿病。我國糖尿病患者超1.1億人,且糖尿病視網膜病變在糖尿病患者中的患病率高達24.7%~37.5%,按此推算我國糖尿病視網膜病變患者約2700萬人。且隨著我國近視人口的急劇增加,高度近視人數也隨之水漲船高,已多達3000萬,且高度近視的致盲率高達1%-2%。

  聯合材料、藥理、眼科

  多維度攻堅眼后段給藥問題

  關于視網膜疾病的藥物治療一直是全球眼底病研究項目中的重點和難點,并且大多數視網膜疾病仍然沒有有效的藥理治療方法,這和缺乏眼內藥性控制手段,缺乏送藥入眼途徑,以及缺乏用于眼部藥物開發的系統工具有密切關系。就好比有些藥物在3-4度的溫度下比較穩定,但當注入眼內,溫度升至36-37度時,藥物就會很快降解,失去治療效果。

  歐科瑟(OcuTher)項目的總負責人,東芬蘭大學、赫爾辛基大學生物制藥學教授ArtoUrtti還指出,“由于眼睛的特殊保護結構可防止眼藥水進入視網膜,而且并非所有藥物都可以通過眼內注射給藥,這也加大了視網膜疾病藥物治療的難度。”

  目前,老年黃斑變性、糖尿病引起的視網膜病變等眼底疾病多采用眼內注藥方式進行治療和控制,這必須在專業眼科醫療機構由專業的眼科醫生進行,對患者而言十分不便。徐和平表示,“我們通過整合眼部藥物開發及臨床前期的3個重要環節(種子藥物的篩選、優化;藥物載體、劑型的制備;藥物的安全性、有效性的測試),并嘗試把納米生物材料作為眼藥物載體,從藥理學、藥效學多方面考慮,在保證治療效果的同時,降低藥物使用的復雜性,力圖以滴眼液或口服片劑的形式給藥治療眼底疾病,從而方便廣大患者。”

  徐和平教授在實驗室做科研

  歐科瑟(OcuTher)項目在研發新的、有效的視網膜疾病藥物的同時,還對15名早期研究人員進行多學科、跨部門的精英專業教育。在有望解決視網膜疾病治療困境的同時,希望能助力全球跨學科藥物研發人員的培養。徐和平教授強調,“值得驕傲的是,這15名接受跨學科精英教育的學生中,有一位是來自中國的學生。”

  今年7月發布的新中國成立70周年經濟社會發展成就報告顯示,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科技實力伴隨著經濟發展同步壯大,實現了從難以望其項背到跟跑、并跑乃至領跑的歷史性跨越,中國正向著世界科技強國的宏偉目標闊步前進,愛爾眼科在這個過程中也一直在持續發力。

  愛爾眼科“產學研”一體化

  促科研成果轉化造福大眾

  歷時5年研制出近視眼行為客觀監測與干預的人工智能可穿戴設備“云夾”,以其作為關鍵實驗設備牽頭由中國團隊主導的六大洲近視眼大數據多中心研究項目、聯手科技巨頭英特爾打造人工智能診斷系統等,作為這些高科技成果、項目的研發方、主導者,愛爾眼科一直非常重視科技創新的發展。

  近年來,愛爾還通過成立“兩院”(中南大學愛爾眼科學院、湖北科技學院愛爾眼視光學院);“七所”(愛爾眼科研究所、眼視光研究所、角膜病研究所、屈光研究所、青光眼研究所、視網膜研究所、武漢愛爾眼科研究所);“一站”(院士專家工作站);“一中心”(博士后科研流動站協作研發中心),開展“光子計劃”、“博才班”、“優才計劃”,搭建立體化多層次的人才培養體系,為中國眼科行業不斷輸送高端人才。

  除此之外,愛爾眼科還積極引進國內外眼科專家大咖,除了徐和平教授加盟中南大學愛爾眼科學院外,中南大學愛爾眼科學院還聘請了包括中國科學院楊雄里院士、蘇國輝院士,國際知名的西班牙穆爾西亞大學光學終身教授Pablo Artal教授、倫敦Moorfields眼科醫院的Alan Bird(英國)教授、賓夕法尼亞大學醫學院的Alexander J.Brucker(美國)教授、約翰霍普金斯醫院威爾瑪眼科研究所的Neil M.Bressler(美國)教授、國際眼科理事會的Veit-Peter Gabel(德國)教授、芝加哥伊利諾大學的William F.Mieler(美國)教授等國際知名的數十位著名眼科專家出任榮譽、客座教授。

  徐和平教授表示:“從以臨床導向為主的基礎研究,到臨床轉化研究,再到臨床新技術及方法的應用研究與臨床多中心研究,最后通過愛爾全球科技創新孵化基金對科技成果進行轉化,將能夠更快的實現從科研到成果的落地,真正造福患者。愛爾眼科無疑是做眼科科研的一片沃土!”

  在人才培養和人才引進方面,愛爾眼科不遺余力。在不斷擴展眼健康服務區域和提升眼健康服務水平方面,愛爾眼科也力爭上游。自2002年成立,愛爾眼科布局全國中心城市及省會、地縣級醫院、門診部、社區愛眼e站服務網點,開創中國眼科分級連鎖新模式,并通過收購北美洲MING WANG眼科中心(美國)、歐洲巴伐利亞眼科集團,一舉成為全球著名連鎖眼科服務機構。

  近日愛爾眼科再發公告,擬收購東南亞ISEC眼科集團,至此,愛爾眼科專業眼科連鎖機構遍布亞美歐三大洲,專業眼科機構數量超500家,真正做到了“共享全球眼科智慧”。同時,還通過與以國際眼科理事會(ICO)、新加坡國立眼科研究所、Bascom Palmer(巴斯康·帕爾瑪)、Wilmer(威爾瑪)、Doheny(多希尼)為代表的眼科機構建立全面合作機制,真正打通國際合作資源與渠道。

  愛爾眼科董事長陳邦表示,“我們就是希望通過人才培養、科研創新、臨床轉化和國際化平臺之間的良性互動,通過構建以分級連鎖生態、同城網絡生態、“互聯網+”生態、全球化生態、醫療金融生態五大板塊為主的眼健康生態圈,不斷推動中國眼科人才的發展,促進中國眼科事業的進步,為人類眼科學科技創新做出愛爾人的貢獻,從而實現‘使所有人,無論貧窮富裕,都享有眼健康的權利’的使命!”

微信關注aierhospital
愛眼護眼早知道
愛爾眼健康社區
掃碼注冊送積分
吉林新快3遗漏360